骨董祸

《骨董祸》 清 佚名
  清乾隆中叶,士大夫竞尚声气。考据词章而外,则金石碑版,法书名画,争以财力相罗致。因是而情贿夤缘,朋党标榜,貌为集古之目录,实即苞苴之变相矣。尤甚者,则书叶画轴之中,暗藏交钞,或彝鼎之足,金石之片,俱为暮夜黄金之媒介。此风潜行已久,固不俟和相当国时也。凡值疆吏入觐,例必有所馈遗,虽非载宝而朝,终不免略事点缀,其果为王涯之复壁中物耶?抑杨震吏之袖底,别有长技耶?大都不可究诘。且即以物论,或希世仅见,或中秘所无,价辄千万以上。中朝如是,外府效尤。其尤饶富而搜罗易者,厥惟鹾务。盖既无地方责,而豪商世贾,珍错杂罗,贫士羁人又奔走其间,品评赏鉴,视若专家,故取精用宏,鹾官瞰其隙而攫,如探囊然。且予取予求,了无后患,不若牧尹守相之动挂弹章也。然蕴毒既深,久而必发。于是有乾隆三十一年之两淮巨案,被祸者株连数十百人。鹾务内容之腐败,盖至此而尽情揭露焉。然其主名犯,固风雅中人,其事亦殊,逸趣横生,是不可以无志。
  两淮鹾富甲全国。清制设运使官以督转输,而又驭以盐政大臣。盐政例皆满员,受成于运使,则亦虚拥名位,画诺坐啸而已。然贪墨之风,引而弥甚,其巧取豪夺,才智亦若天授。数十年间,凡挟贵胄之势而来者,殆如一邱之貉。其运使或有洁身自好者,则反为所劫持,致不获久于其任。故委曲求全者,转不得不自秽其行,以为分谤地。而祸机之伏,即在乎是。致使温雅之士,与污吏同科,不亦大可惜乎?时德州卢雅雨者,以旷代逸才,久于名场角逐,忽膺都转之任,东南裙屐,往来投赠,咸以厨及视之。雅雨亦以骚坛盟主自任,酬答报谢无虚日,醴酒之费,岁辄巨万。于是淮右豪商,知公有嗜……

此书未完!下面可下载完本txt格式的电子书!
txt下载:骨董祸.zip
说明:zip压缩包解压后即得txt文件。
上本:铁围山丛谈
下本:淙山读周易

网友评论

必填

必填